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其仁 > 文章归档 > 2017年一月
2017年01月20日 09:28

创新上下行

创新上下行
科技创新与经济增长的重叠程度很高,越往将来看,越浑然一体。所以,研究经济不能不关注创新。在经济学里,也早有这项学术传统。不过现在讲创新,比较容易讲得高大上。这有好处,能引起极其广泛的注意,动员更多资源投入创新性活动。不过讲得过于高大上,也可能不利于我们理解创新行为的本来含义。
 
探索、发现与尝试,早就占人类行为的一席之地
 
《史记》里记载,始皇帝想长生不老药,有个叫徐福的方士迎合上意,称海外有三座神山,他“愿请延年益寿药”。皇帝大乐,派童男童女数千人随之出海求药,结果没了下文。九年后秦始皇再次问起,徐方士报告说上次没成,是因为......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19日 09:39

想法的生产

最近这一两年,我集中关注的一个关键词是“想法”。
 
这个问题是怎么来的?大家今天习以为常的生活,原本不一定这样。我们今天旅行坐飞机,用手机接入无限丰富的信息体系,很多人不再种地,也不用去工厂做工。所有这些都不是原本一定会发生的,都是因为有了不一样的行为,一点点变化而来。这些行为和变化的源头就是想法。
 
所以,我这些年就开始做一些练习:每看到一件事情或一个器件、现象,如果能打动你,就会想它是从哪儿来的,谁最先想到,又是谁把这个想法变成行动。
 
这种练习并不难做。
 
1.从莱布尼茨......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5:48

药的问题在哪里?

文章为2007年旧文。
 
药品和医药器械销售中的“回扣”行为,在分析上与医疗红包并无不同。不开正门,歪门邪道层出不穷就是了。但是,我国药品高额回扣现象,发生在医药生产领域相当充分地开放了市场竞争的背景之中。为什么药品的竞争没有沿着价格战的路线展开,从而把竞价好处让给了患者,反而打开了“回扣战”,维系了一个持续的“药价虚高”局面呢?
 
我们先看一下医药生产经销的大概情况。2005年全部国有和规模以上非国有医药制造业企业,大数约为5000家。医药分销商呢?全国足有7000家之多。此外,医药生产和经销早不是政府或国有的一统天下,......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4日 18:01

体制成本升得太快是当前经济最要命的

体制成本升得太快是当前经济最要命的
中国从1978年到2008年连续30年,平均GDP增长将近10个百分点,2009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超过日本;2010年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2013年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
 
经济会发展起来,会高速增长,我们来分解它的因素,关键就三个东西:
 
改革降低了体制成本,这是中国经济崛起的关键
 
第一,长期贫穷形成数目巨大的廉价劳动力。
 
我过去研究农业,经常犯愁的是这么多剩余劳动力怎么办?谁来雇佣他们?有什么力量可以把他们拉到市场?怎么算也算不出好办法。
 
一改变开放,发现......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3日 09:24

如何面对不确定的未来

一、为什么经济学是忧郁的?
 
首先是问题很好,但是没好答案。在很长时间内,经济学被叫做一门很忧郁的学问,看未来不是那么乐观的。
 
当然经济学最早的奠基人亚当•斯密,看未来还是比较乐观的。《国富论》最了不起的预言就是关于美国经济的预言。1776年他的著作发表,也是美国要闹独立的时候,他是预先预言美国独立以后会成为强大经济体的经济学家。
 
但是亚当•斯密以后,因为新兴资本主义的攻城掠地,迅速发展内部的矛盾也开始带来了,所以他之后的很多经济学家对经济的分析(比较悲观)。比如很有名的马尔萨斯,认为人口的增长会持久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