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其仁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7年09月01日 17:44

中国经济的发展要靠创新主导

中国经济的发展要靠创新主导
8月30日,由新华社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2017中国未来经济论坛在杭州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发表了主旨演讲。以下为本次的演讲内容,有删减。
 
 
新经济这个“新”,它不会从天而来,它是创出来的。中文中的“创新”,有行动的意思。中国创新这个口号已经非常响了,但还需要我们实业界、产业界、投资界,真正把创新当一回事!
 
中国的内外部遇到了一些新的约束条件
 
创新不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创新使中国经济走到今天。我讲过很多次,中国的经济并不是在封闭当中完成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8日 17:39

“中国奇迹”的逻辑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中国奇迹”的逻辑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本文是在周其仁教授发表于《经济学(季刊)》最新一期的论文“体制成本与中国经济”的基础上整理编辑而成,全文见于《产权与中国变革》一书。该文在重新厘定概念的基础上,阐释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及其转变的经济逻辑。其核心概念为“体制成本”,即“成体系的制度带给经济运行的成本”,并用体制成本的下降和重新上升来解释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及其在近年遭遇的挑战。作者基于历史教训和逻辑分析向我们指出,如果做不到持续大幅降低体制成本,“中国奇迹”将难以为继。
 
本文提要:
 
体制由一系列制度构成,运行于由社会强制执行的产权与合......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1日 17:10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

受访人:周其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撰稿:徐琳玲(南方人物周刊)
 
在北大,周其仁是曾被学生评选的“最受欢迎教授”之一。每逢上课,能容纳三四百人的教室都被挤得水泄不通,以至于要靠放座号来维护选了课的学生的“权利”。
 
在中国经济学人的圈内,他被认为是“学也学不来”的学界楷模。几十年来,他奔走、扎根经济调查研究的第一线,用脚力、头脑和心来观察、理解转型期中国社会的问题和变革。
 
上午9时,未名湖畔北侧,一座朱门青砖的古典风格庭院在晨光中安静矗立着,与清朝皇家风......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31日 14:48

科斯的研究方法过时了吗?

科斯的研究方法过时了吗?
科斯方法论简评
 
科斯有一个迷人的特点:他的研究成果总也造不成“立竿见影”的“轰动效果”。读者一定知道,科斯在1937年发表的“企业的性质”,要到二三十年后才被经济学人刮目相看。后来大行其道的“交易费用”概念,据科斯自己回忆,形成于1932年。其时,科斯还是一个中国人所讲的“小年轻”,在英国一家经济和商业学院里担任“担心备课达不到水平”的助理讲师。五年后,论文发表,师友学长中有人前来道贺,但竟无一人讨论科斯的新见解。当时看好这篇论文对经济学发展具有异常贡献潜力的,好像只有科斯自己。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4日 17:29

我们被上一个成功拖得太长了

“我们被上一个成功拖得太长了”
 
南方周末:您在今年年初的演讲中,曾经提到中国经济要靠“改革突围、创新突围”。为什么会用“突围”这样的概念?困住中国经济的“围墙”是什么?
 
周其仁:这座“围墙”就是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变这个话题已经谈了很多年了。为什么要转变?就是因为不可持续,消耗这么多的资源,对环境破坏这么大,难以为继。
 
但是这个问题已经看到了很多年,为什么还老在说?一说再说就是因为“出不去”,这不就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7日 11:23

靠什么摆脱平庸的经济增长?

熊彼特于20世纪30年代提出一个创新理论。在他看来,多数经济增长都是周而复始的,即人口增加,经济总量也增加,但人均水平没有太大提高。那是一种很平庸的经济。冲破平庸的、周而复始的经济,才能实现现代经济增长,即人均产出和人均所得的持续提高。为什么人均收入极其重要?因为只有人均水平提高了,经济结构才会发生重大变化。人均收入低水平徘徊,满足温饱还有困难,那些附加价值较高的经济、技术活动以及文化享受,根本就不会有空间。
 
那么,如何突破周而复始的平庸经济增长呢?
 
熊彼特提出了一个到今天还非常有影响力的概念,就是创新。他认为,如果没有创新,很难突破经......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2日 09:32

大湾区发展就是煲一锅创新驱动增长的浓汤

大湾区发展就是煲一锅创新驱动增长的浓汤
本文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上演讲整理,经本人审阅。
 
中国建一个世界级大湾区,要讨论的问题不少。其中一个重点是马化腾先生刚才讲到的:怎么汇聚成一个对中国乃至世界有引领作用的创新中心?
 
我想就创新发生所需要的条件做一点讨论,关键词有两个:“密度”和“浓度”。
 
中国是一个大国,我们凡事都喜欢大。但如果只贪“大”,不讲究“密”和“浓”,就不容易强,所以越大越要注意密度和浓度。这个观点是从现象观察中得出来的。我们观察......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9日 15:52

为什么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

文章系2012年旧文。
 
城市化与经济的关系
 
很多人集聚在一个相对不大的地理空间里,一旦达到某个人口密度的标准,此地便被命名为“城市”。
 
放眼打量,这个变化趋势在全球范围内迄今依然有增无减,“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挡。
 
看来,人还不单单是所谓的社会动物,而且还是“倾向于集聚”的社会动物。
 
倘若问: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文化和文明方面的理由我说不好,经济上的动力看起来直截了当—城市创造更高的收入。
&nbsp......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2日 16:10

中国改革的真正逻辑

本文系旧文。
 
张五常教授在《中国的前途》一书中介绍:“科斯对经济制度运作理解的深入,前无古人,且对中国的经济前途深表关怀。”书中提到科斯两篇大作,用产权与交易费用的概念阐释了制度和制度变迁的理论,有着非凡的解释力。
 
有了自科斯以来的经济学发展,我发现,在中国改革的实践经验里,包含着具有很高普适性的道理,这就是广义的交易费用决定着制度的存在及其变迁。以科斯的框架和方法论来考量,我们还要对各个方向上发生的真实成本有更多了解,才能对中国体制的现状和未来得出经得起更长远历史检验的判断。
 
改革的现实出发点......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5日 09:26

分享经济的产权界定

5月13日上午,“2017全球化背景下分享经济的发展与实践高端对话沙龙”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出席活动并发表讲话。
 
分享经济带来很多研究的新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可能跟财产权有一点关系,有一个想法,财产权不再重要,产权经济是过时的看法。为了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我们需要有一些概念引进来。因为财产的权利安排,跟资源竞争性有关系。
 
有两个维度来讨论今天这个问题,第一个私产和公产,一些资源是属于个人的,属于家庭的,属于某个团体的,还有一些对所有人排他,在一个村庄排他,或者国家排他,或者全球排他,这是一个公共财产,这是熟......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8日 14:01

市场中人的理念

本文系旧文,成文于2005年2月3日。
 
很少解字,因为学问不够。但有一次——应该是1998年讨论电信问题的时候——为了阐释当年英国开放电信市场的经验,我解了一个词汇“理念”。
 
“理念”释义
 
当时有一个机会,在伦敦顺道访问英国国家贸易和工业部(DTI)和“电缆和无线电讯公司”(C&W)。记得一位叫Feinson的先生,在交谈英国电信改革经验时讲了一个观点:“出售国有电信股份和开放电信市场竞争,两件事情同时做非常困难。但是当时英国的撒切尔政府就是要两件事情一起做。”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6日 09:29

一些关于想法的想法

2017年4月5日,由川商总会主办的“2017天府论坛”在成都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会上做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就讲一点想法,一点关于想法的想法。
 
经济活动首先是人的活动,人的所有活动包括我们在座川商关心的企业活动和市场活动都来自于想法,这是人类活动的一个特点。今天听了年轻一代创业者们的故事和前辈领军企业家们的故事,如果仔细去追溯那些故事最初就是一个想法,所以搞企业要对想法这个东西给予很高的注意。
 
比如尼毕鲁这家游戏公司,小杨总认为在四川搞游戏不比在北上广吃亏,这就......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1日 09:22

用数字解决问​题

——在“互联网+数字经济论坛”上的发言  
 
自然界并没有现成的数字,也没有现成的数学,更没有现成的数字化技术。天上没有,树上不结,地上不长,挖地三尺,也许能挖出矿,但一定挖不出一个数目字来。数字、数学、数字化技术,是人的创造,是人的发明,是人类基于发现的发明。
 
人类为什么要发明数字?有好多解释。一组解释指向好奇,总有一些人对自然现象好奇,而自然现象的种种属性之中,有一种就是数的属性。还有一组解释,指向有用,无论是古印度人发明、后来被叫做的阿拉伯数字,还是运用这些数字来计数、演算,直到......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3日 17:42

为什么城市化离不开农地农房入市

这些年观察城乡经济,笔者关注的重点是转让权。《城乡中国》从(2012年3月)起笔持续两年半,陆续把所见所思写了下来,为日后进一步研究作铺垫。写到《城乡中国》的下册(专栏50-100),曾专辟一节辨析涉及农地农房转让权的一些认识。其中,回应了华生的“误区”指责,点评了他提出的“建筑无自由”论和“土地配置靠规划、不靠市场”论,也引出他的数篇反驳。为赶出版周期,惟有在书稿交卷后再来作复,以就教于对此感兴趣的读者。
 
何来“人的城市化”
 
先从问题说起。据华生自述,“2001年初,我也是从农民进城打工和户籍制度改革......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0日 17:22

对话周其仁:实现精准扶贫,教育是最好的投入

作者按:前段时间我(潘江雪)与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一起去了云南弥渡县,参与了当地第一间梦想中心培训,走访了山里的贫困家庭。
 
看点:
 
目前中国已经达成了九年义务制教育普及,“上不起学”已成为历史,但种种问题也逐渐浮现:应试教育千篇一律,城乡之间教育质量存在巨大差距。周其仁教授从经济角度谈了他对于教育及知识的看法:
 
-   为了实现精准扶贫、支持偏乡经济持续增长,对教育的投入是最佳选择;
-   针对偏远贫困地区的教育中,鼓励孩子“去远方”、打开视野是非常重要的手段;</......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9日 10:00

香港地制的另一面

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放,在土地方面急急引入香港经验,解开了当时不准土地转让的历史难题,也开启以土地为工业化、城市化筹资的新路。说来蛮有意思的,从那个时候起,内地、香港的地制如出一辙,不是“两制”,而是“一制”。
 
香港的“资本主义”,怎么那么快就进入了内地?十年前写《农民收入是一连串事件》,涉及土地制度变迁,我对此有所讨论。当时是这样说的:“被叫做‘资本主义’的经济里面,香港是一个例外。因为是殖民地,香港的土地曾经全部归英国女王所有。为了在国王的土地上发展经济,香港发明了一个‘土地批租’制,由政府主事,让工业家......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6日 13:43

考虑弗里德曼“学券制”

2002年7月31日,弗里德曼九十大寿。他在芝加哥大学多年的同事、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贝克尔(Gary S. Becker)写了一篇祝贺弗老生日快乐的感人文章,历数有多少弗里德曼的思想对现实经济世界发生了影响。
 
是的,弗里德曼不是学术象牙塔中的人。他的科学研究,旨在解释真实世界里的人类行为。科学之外,弗老身体力行,“关心时事,不热衷于政治”(舒尔茨语),一生参加公共经济政策论战无数。
 
比较特别的地方,是弗里德曼关注经济政策向来只有一个出发点——怎样在特定的限制条件下增加普通人的经济选择。他不在乎任何权威的所急所想,从来不做“......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6日 13:41

商界不宜仿官场

编者按:本文系旧文。2016年12月31日,2016正和岛新年论坛在厦门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本来没有新话要讲,但东华不放过我。新年了,可我不会讲过年话,想来想去,只好选了这个话题——“商界不宜仿官场”,希望不会扫了各位的兴。转型怎么过坎,涉及到很多方面,其中一方面是我们的观念与思维,还有心态与文化氛围。
 
这个题目来自一些直接观察。因为工作关系,我们和官场有一些交道,和商界也有一些交道。教出来的学生,一部分到了政府部门,一部分到了企业,当然还有部分在学界。我的观察不算严谨......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4日 09:28

正风反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正风反腐促进经济社会发展
我们今天的内容是讨论经济增长和反腐倡廉之间的关系,中心的观点就是一个:反腐倡廉、廉洁的文化、清风正气对我们国民经济长期健康增长是至关紧要的。
 
1.从经济学基本原理看中国经济增长的比较优势
 
我们先来看我们国家国民经济这些年的增长情况。一个是经济发展、一个是正风反腐,这之间的联系先要从经济增长的态势来讨论。
大家来看图上的这条曲线,它非常像人的心脏波动图。经济活动是人的活动,它总会有一些起起伏伏,这很正常。但是比较大的起伏,我们一定要理解它的道理。这张图是2000年新世纪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率的一个统计情况。我......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8日 09:29

反思农村金融

文章系旧文,成文于2001年9月。
 
其实,每一张钞票都是一纸文契。你看,文字书写、抽象到只用数字表达持有人的权利,以及权威的加封盖印,钞票无疑就是一张“契”。当然,钞票不记名。要是持币人愿意储蓄——放弃现在花钱的权利、换取未来收益——那他通常就需要一份记名文契(银行存单或其他金融证券)的帮忙了。市场改革多年,农民的金融资产运转得怎么样了?
 
集体金融,溃不成军
 
不幸的是,农村的金融服务呈收缩趋势。一个现象,农民的存款向国有大商业银行集中,而大银行基于成本的压力,纷纷向城市收拢。另外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