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01月18日 17:38

中国的产品正面临一场“品质革命”

本文为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为刘强东新书《品质经济:未来零售革命下的商业图景》所做的序,下文为摘录。
 
教科书中的经济学有一个偏颇之处:老师们一代一代地教经济学,在黑板上讲需求定理、供给曲线,基本上都是两维的,好像市场就是一个价和量的关系,价格高,需求的量就会少,反过来如果价格低,需求量就会大。经济学中这个简化的量、价关系影响了一些领导干部、厂家、经理和企业家。
 
首先,“量”成为衡量经济的一个主要指标,甚至唯一指标,变成考核地方之间竞争、考核政绩的唯一指标的时候,它的偏颇就越来越大。事实上,GDP(国内生产总值)就是一个数......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6日 16:27

优秀企业家如何把潜在用户变成客户?

1月14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上发言,本文根据其发言实录整理。
 
企业必然会遇到“成本诅咒”问题  
 
我今天的发言题目是“对潜在需求作出更积极的反应”。美国等已陷入经济困境的老工业区给我们后工业化国家带来哪些思考?这里面包含一定的经济逻辑,这个逻辑就是我们每天打交道的成本曲线。我们的经济活动就是以本博利,没有不花钱的事情,所有成本降了后还会升上来,降到最优点后在边际上一定会升起,无一例外,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地区、一个国家都是如此。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3日 09:30

创新的最优单位是“群”

质量比较高的人才、元素汇到一起,产生高频互动——创新的最优单位是“群”
 
十九大报告强调,必须坚定不移贯彻创新发展理念。创新靠什么?靠发现、靠观察,全是头脑在运算。所以,哪里解放人的头脑,哪里对人信任、对头脑信任,哪里就会成为创新的集中地。
 
创新强调的是精神状态,而非死的知识。我们一定要扭转过去不正确的观念,要把中国人、中国企业的创新潜力挖出来。要敢于设想,比如让汽车飞,从停车场出来就飞上去,飞到顶楼停下;又如,帮助全球几百万盲人,通过舌头和“电子冰棍”,把外部的图像从舌头底下进入大脑,然后在大脑里成像,......
阅读全文>>
2017年12月23日 08:57

水大鱼大 水浑鱼杂——读吴晓波新书

水大鱼大 水浑鱼杂——读吴晓波新书
本文是周其仁在2017年12月20日举办的第36期【北大国发院博士论坛】上的发言。
 
今天就是围绕这本书,听晓波演讲。要我发言,就讲几句阅读的感受。这是一本好书。最让人欣赏之处,是作品所展示的那种观察与解析能力,对近十年中国市场与企业波澜壮阔的变迁,作出全景式精彩记录。题材重大,话题严肃,不过读着读着,有几处能让你笑出声来。咱们不妨一起来体验一例。
 
好书让你笑出声
 
第41页写吉利收购沃尔沃。听这一段,“李书福总能把出人意料的欢乐带到谈判桌上。一次与工会谈判,现场气氛很紧张,工会代表问李书福,你能不能用三......
阅读全文>>
2017年11月15日 12:07

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日前,正和岛商学院组织美国游学五期-芝加哥大数据与智慧城市之旅游学,随团导师、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就创新话题发表了长达3个半小时、近6万字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摘编:
 
01 今天有多辉煌,明天压力就有多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依靠成本优势,把一船船东西往外卖,外汇储备进来,再买德国机器、意大利机器,之后再升级,派留学生学科学。我们热火朝天干了30年。
 
我们富起来的最大原因是把穷人做的东西卖给富人。但这个事到了阶段性的调整期。十九大报告里讲,世界正进入大......
阅读全文>>
2017年10月03日 09:21

农地转让权的经济分析

农地转让权的经济分析
为了理解现行产权制度下的农地转用行为,我们也许需要清楚相关学术传统,厘定关键概念,并建立能够解释复杂经济现象、可被验证的理论。在这件工作完成之前,我们不妨回顾历史,整理线索,做一些必要的准备。
 
放弃农地的代价
 
农地一旦转成工业用地或城镇用地,其市值上升数倍甚至百倍。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过程中,农地的产权主人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分享农地转为他用引起的增值,是由农地产权制度——特别是农地权利的转让制度——决定的。
 
差不多100多年以来,有一个起源于美国空想社会主义者亨利•乔治的理论流传甚广。这个......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21日 09:20

产权界定与中国的产权改革

产权界定与中国的产权改革
一、产权界定
 
资源、资源配置、经济物品、财产这些词,各有含义。财产,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它已经包含归属,属于谁。它是一个权利的概念,权利实际上是对一组行为的社会规范,所规范的是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任何社会都有这种规范。财产归属就是一种权利,这个权利的特点是附着在有形物品上的一种行为。每个社会其实有各式各样允许人自由活动的根据。
 
财产是所有根据中的一种,它是基于物的,基于物就把其他根据放到一边去了。你有财产,你就有这个行动的权利,跟你体量多重,体质多强,都没有关系。所以,它实际界定了一种自由活动的方向。它是一个社会规范,要真有这个自......
阅读全文>>
2017年09月01日 17:44

中国经济的发展要靠创新主导

中国经济的发展要靠创新主导
8月30日,由新华社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2017中国未来经济论坛在杭州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发表了主旨演讲。以下为本次的演讲内容,有删减。
 
 
新经济这个“新”,它不会从天而来,它是创出来的。中文中的“创新”,有行动的意思。中国创新这个口号已经非常响了,但还需要我们实业界、产业界、投资界,真正把创新当一回事!
 
中国的内外部遇到了一些新的约束条件
 
创新不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创新使中国经济走到今天。我讲过很多次,中国的经济并不是在封闭当中完成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8日 17:39

“中国奇迹”的逻辑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中国奇迹”的逻辑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本文是在周其仁教授发表于《经济学(季刊)》最新一期的论文“体制成本与中国经济”的基础上整理编辑而成,全文见于《产权与中国变革》一书。该文在重新厘定概念的基础上,阐释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及其转变的经济逻辑。其核心概念为“体制成本”,即“成体系的制度带给经济运行的成本”,并用体制成本的下降和重新上升来解释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及其在近年遭遇的挑战。作者基于历史教训和逻辑分析向我们指出,如果做不到持续大幅降低体制成本,“中国奇迹”将难以为继。
 
本文提要:
 
体制由一系列制度构成,运行于由社会强制执行的产权与合......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21日 17:10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

受访人:周其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
撰稿:徐琳玲(南方人物周刊)
 
在北大,周其仁是曾被学生评选的“最受欢迎教授”之一。每逢上课,能容纳三四百人的教室都被挤得水泄不通,以至于要靠放座号来维护选了课的学生的“权利”。
 
在中国经济学人的圈内,他被认为是“学也学不来”的学界楷模。几十年来,他奔走、扎根经济调查研究的第一线,用脚力、头脑和心来观察、理解转型期中国社会的问题和变革。
 
上午9时,未名湖畔北侧,一座朱门青砖的古典风格庭院在晨光中安静矗立着,与清朝皇家风......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31日 14:48

科斯的研究方法过时了吗?

科斯的研究方法过时了吗?
科斯方法论简评
 
科斯有一个迷人的特点:他的研究成果总也造不成“立竿见影”的“轰动效果”。读者一定知道,科斯在1937年发表的“企业的性质”,要到二三十年后才被经济学人刮目相看。后来大行其道的“交易费用”概念,据科斯自己回忆,形成于1932年。其时,科斯还是一个中国人所讲的“小年轻”,在英国一家经济和商业学院里担任“担心备课达不到水平”的助理讲师。五年后,论文发表,师友学长中有人前来道贺,但竟无一人讨论科斯的新见解。当时看好这篇论文对经济学发展具有异常贡献潜力的,好像只有科斯自己。
 ......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4日 17:29

我们被上一个成功拖得太长了

“我们被上一个成功拖得太长了”
 
南方周末:您在今年年初的演讲中,曾经提到中国经济要靠“改革突围、创新突围”。为什么会用“突围”这样的概念?困住中国经济的“围墙”是什么?
 
周其仁:这座“围墙”就是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变这个话题已经谈了很多年了。为什么要转变?就是因为不可持续,消耗这么多的资源,对环境破坏这么大,难以为继。
 
但是这个问题已经看到了很多年,为什么还老在说?一说再说就是因为“出不去”,这不就是......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17日 11:23

靠什么摆脱平庸的经济增长?

熊彼特于20世纪30年代提出一个创新理论。在他看来,多数经济增长都是周而复始的,即人口增加,经济总量也增加,但人均水平没有太大提高。那是一种很平庸的经济。冲破平庸的、周而复始的经济,才能实现现代经济增长,即人均产出和人均所得的持续提高。为什么人均收入极其重要?因为只有人均水平提高了,经济结构才会发生重大变化。人均收入低水平徘徊,满足温饱还有困难,那些附加价值较高的经济、技术活动以及文化享受,根本就不会有空间。
 
那么,如何突破周而复始的平庸经济增长呢?
 
熊彼特提出了一个到今天还非常有影响力的概念,就是创新。他认为,如果没有创新,很难突破经......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2日 09:32

大湾区发展就是煲一锅创新驱动增长的浓汤

大湾区发展就是煲一锅创新驱动增长的浓汤
本文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上演讲整理,经本人审阅。
 
中国建一个世界级大湾区,要讨论的问题不少。其中一个重点是马化腾先生刚才讲到的:怎么汇聚成一个对中国乃至世界有引领作用的创新中心?
 
我想就创新发生所需要的条件做一点讨论,关键词有两个:“密度”和“浓度”。
 
中国是一个大国,我们凡事都喜欢大。但如果只贪“大”,不讲究“密”和“浓”,就不容易强,所以越大越要注意密度和浓度。这个观点是从现象观察中得出来的。我们观察......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9日 15:52

为什么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

文章系2012年旧文。
 
城市化与经济的关系
 
很多人集聚在一个相对不大的地理空间里,一旦达到某个人口密度的标准,此地便被命名为“城市”。
 
放眼打量,这个变化趋势在全球范围内迄今依然有增无减,“城市化”大潮不可阻挡。
 
看来,人还不单单是所谓的社会动物,而且还是“倾向于集聚”的社会动物。
 
倘若问: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文化和文明方面的理由我说不好,经济上的动力看起来直截了当—城市创造更高的收入。
&nbsp......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2日 16:10

中国改革的真正逻辑

本文系旧文。
 
张五常教授在《中国的前途》一书中介绍:“科斯对经济制度运作理解的深入,前无古人,且对中国的经济前途深表关怀。”书中提到科斯两篇大作,用产权与交易费用的概念阐释了制度和制度变迁的理论,有着非凡的解释力。
 
有了自科斯以来的经济学发展,我发现,在中国改革的实践经验里,包含着具有很高普适性的道理,这就是广义的交易费用决定着制度的存在及其变迁。以科斯的框架和方法论来考量,我们还要对各个方向上发生的真实成本有更多了解,才能对中国体制的现状和未来得出经得起更长远历史检验的判断。
 
改革的现实出发点......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5日 09:26

分享经济的产权界定

5月13日上午,“2017全球化背景下分享经济的发展与实践高端对话沙龙”在北京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出席活动并发表讲话。
 
分享经济带来很多研究的新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可能跟财产权有一点关系,有一个想法,财产权不再重要,产权经济是过时的看法。为了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我们需要有一些概念引进来。因为财产的权利安排,跟资源竞争性有关系。
 
有两个维度来讨论今天这个问题,第一个私产和公产,一些资源是属于个人的,属于家庭的,属于某个团体的,还有一些对所有人排他,在一个村庄排他,或者国家排他,或者全球排他,这是一个公共财产,这是熟......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8日 14:01

市场中人的理念

本文系旧文,成文于2005年2月3日。
 
很少解字,因为学问不够。但有一次——应该是1998年讨论电信问题的时候——为了阐释当年英国开放电信市场的经验,我解了一个词汇“理念”。
 
“理念”释义
 
当时有一个机会,在伦敦顺道访问英国国家贸易和工业部(DTI)和“电缆和无线电讯公司”(C&W)。记得一位叫Feinson的先生,在交谈英国电信改革经验时讲了一个观点:“出售国有电信股份和开放电信市场竞争,两件事情同时做非常困难。但是当时英国的撒切尔政府就是要两件事情一起做。”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6日 09:29

一些关于想法的想法

2017年4月5日,由川商总会主办的“2017天府论坛”在成都举行,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会上做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就讲一点想法,一点关于想法的想法。
 
经济活动首先是人的活动,人的所有活动包括我们在座川商关心的企业活动和市场活动都来自于想法,这是人类活动的一个特点。今天听了年轻一代创业者们的故事和前辈领军企业家们的故事,如果仔细去追溯那些故事最初就是一个想法,所以搞企业要对想法这个东西给予很高的注意。
 
比如尼毕鲁这家游戏公司,小杨总认为在四川搞游戏不比在北上广吃亏,这就......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1日 09:22

用数字解决问​题

——在“互联网+数字经济论坛”上的发言  
 
自然界并没有现成的数字,也没有现成的数学,更没有现成的数字化技术。天上没有,树上不结,地上不长,挖地三尺,也许能挖出矿,但一定挖不出一个数目字来。数字、数学、数字化技术,是人的创造,是人的发明,是人类基于发现的发明。
 
人类为什么要发明数字?有好多解释。一组解释指向好奇,总有一些人对自然现象好奇,而自然现象的种种属性之中,有一种就是数的属性。还有一组解释,指向有用,无论是古印度人发明、后来被叫做的阿拉伯数字,还是运用这些数字来计数、演算,直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