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其仁 > 网约车地方新政规定户籍应说明原因

网约车地方新政规定户籍应说明原因

我的看法始终未改变,如果是城市的事务,应该由城市做决定。现代化分工很多事情越来越细致。正如魔鬼在细节当中,也可能天使也在当中。地方出台了这么多法规,好像“魔鬼”还是不少。
 
我的看法有一些新的变化,主要变化是:地方事务在地方处理的时候,还是遵循一些统一的规则。各行各业都有很特别的地方,各地的交通状况方方面面都不一样,这是正确的。比如说街上看到的核心价值观,自由、平等、民主、公正和和善,这是不好违反的。这次各地出台的公开征求意见,有些城市比较好,如成都就不错,还有一些地方也没有做太死的规定。
 
我此前写过一篇短文章,提出一个问题:那么多行业,外地人可以从事,我们很多城市的领导者都不是本市户籍人口,为什么网约车规定(只有本市户籍人口可以从事)?
 
有人说,出租车司机就是本市户籍。出租车司机刚开始是市内户口,后来扩大到郊区,这是有历史由来的,出租车行业管理跟现实比较脱节。事实上,过去各行各业都是本市户籍人口,不许别的地方人从业。但随着改革开放和城市化,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很多行业放开了,因为不放开根本没法生存下去。
 
但是,出租车并未改变。倒过来,网约车也没有改。对于户籍问题,是历史产生的,到底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是严守这一套束缚人的创造性、强烈的社会歧视含义的身份制度,还是一代一代延续下去,这不单单是出租车的问题,这是一个超越了城市事务范围的问题。
 
有一个一般性的准则,经过这次(网约车新政),可以补充一条——地方事务地方处理,不要什么都高度集中。因此,各地方处理地方事务时,我们保护所有人的自由,不允许你侵犯别人的自由。那么,问题来了?有了出租车,现在又冒出网约车,算不算侵犯自由?
 
如今,这么多城市出台了地方网约车征求意见稿,除了全国性的讨论,还应该有一些城市意见的讨论。同时,地方的监管当局发布了一个公开征求意见,最后要做一个说明,你有权还要讲道理。那就是,说明为什么只有本市户籍人口才可以做网约车司机,不能光写在征求意见稿中。只写出来,至少看上去很不友善,要讲道理,讲道理容易执行,把很多人说通了,大家自愿服从这个准则,执法成本比较低。如果不讲道理,只是规定条款不做说明,这套行政风格,特别处理公共事务,是要出问题的。
 
我觉得,各个地方也要组织一些讨论。因为这些城市都有大学,都有研究法律、研究经济学和研究社会问题的学者,也有各个方方面面的代表,可以汇集成地方性的交流平台。
 
最后一个意见,美国纽约到今天也没有解决网约车的合法问题。但是,网约车Uber跟纽约的出租车协会、出租车豪华车协会达成一个协议:允许网约车试验性运行。当然,它附加了很多条件,除了有驾照,还要有纽约出租车和豪华车协会的驾照。我在纽约打Uber的经历,机场和码头不能使用网约车,只能使用传统出租车。
 
加州在2013年9月通过了裁定,规定网约车合法,其模式是政府管平台,平台管司机,私家车也可以接入这个平台。
 
我在旧金山也用过Uber,有一次用滴滴也打到车,滴滴和美国打车软件Lyft有合作,可以用滴滴的App在这里叫车。
 
这些其他地方的经验,尤其是美国的经验,可以结合我们的情况参照。曾经有很多意见分歧,法治国家对这些重大的公共事务,经过一个程序辩论,最终还要有一个司法裁定。这样才会收敛这些分歧。
 
我希望地方事务地方处理,但是要遵循一些共同的准则。同时,地方事务要有一些地方性的讨论。思想问题躲不开,观念问题需要一个一个解决。
 
 
10月17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地方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研讨会。文章为周其仁讲话部分文字摘录,来自北大国发院BiMBA商学院官方微信号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