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财政稳健是货币稳健的条件

——汇率与货币系列评论之三十

周其仁

经济观察报 2010年2月21日星期一

周其仁个人网站:http://www.zhouqiren.org/

话说上世纪60年代初期,为了应对那时的通胀,主政者选了若干收入弹性较高的食品,既不限价、也不限量,放手高价出售,“一下子收回60亿元,市场物价就稳定了”。这条历史经验,看在80后读者的眼里,差不多是陈年老黄历了,难道还有值得今天借鉴之处吗?我的看法,还是有的。不过,我们先要把时代的特征分清楚。

是的,今非昔比。当年中国的经济叫计划经济。其体制特征,按列宁在十月革命前的构想,就是把整个国民经济作为一个超级大公司来对待。反正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地方,大公司内部从来讲行政权、讲集中、讲命令、讲计划,只是在公司之间还是“无政府主义的”市场关系。布尔什维克夺取了国家政权,把整个苏俄当做一个超级国家公司来运营,岂不就一下子建立起全社会范围的计划经济了吗?列宁掌权后,执行这套构想遇到挫折,向后退却搞了一段“新经济政策”。后来斯大林接手,推行全盘国有化和高度集权的中央计划体制,框架还是那个超级国家公司。

超级国家公司政企合一、权力高度集中。就算什么人一时心血来潮,权力下放捅出了娄子,也常常靠重新集权来解决问题。以我们关心的历史经验为例,就是大跃进捅出了财政亏空的娄子,又向人民银行透支多发票子引发通胀,迫不得已才请陈云出来收拾局面。历史的结论,从货币着眼,也要从货币下手,才是处理通胀问题的明白人做法,重点是收回市场里过多的货币。

关键的问题是,“一下子收回”来的钱,是不是又花出去了?要注意,那是可以花出去的。因为不管卖蜜枣还是卖高价糖果形成了收入,天经地义就可以花费。想当年那些销售高价蜜枣的商家店铺,大把收钱再大手花钱,进更多的货、发更多的奖金、翻修更新的门面,应该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问题是,倘若由它高来高走,回笼的票子重新出笼,抑制通胀就无从谈起了。

“伊拉克蜜枣”的真正秘诀在于,政府高价销售的几十亿所得,自己一分钱也不能再花出去!反正那时的商店都是国家的,无论卖了多少高价商品,收回来的钱,国营商店不可以自己花,要上缴的。这样,国营商铺卖高价的所得就进入财政库房。那么,库房有了银子,政府能不能再大手花出去?也不允许。因为那一波通胀祸起财政亏空。要治理通胀,不收缩财政开支,那是南辕北辙。看那个时期的财经文献,大方针叫“调整、充实、巩固、提高”,核心还是收紧政府支出。例如当时最著名的“2000万人回农村”,实质就是超级国家公司裁减雇员,以省开支。还有大批国家建设项目下马,也是紧缩财政的投资性开支。至于政府自己的消费,楼堂馆所之类,更要从严控制,谁建办谁。

这里的关键环节,是政府经由国营商店卖出高价商品,财政增收,但同时又要财经减支。这就等于借助财政的收支通道,对货币流通完成了一次“截留”。否则,政府一只手卖出高价伊拉克蜜枣,另一只手将销售所得又大把花了出去,流通中的货币毫不见少,收不住货币,就不可能取得“市场物价稳定”之效。这说明,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把超级国家公司的“超用”管住了,才管得住货币和物价。

今天中国经济改成了市场经济。既然叫市场经济,其运行的基础就是不同的经济主体各讲各的权利,协调关系要靠利益交换,不能靠行政命令。虽然法定货币还由政府发行,但进入市场之后覆水难收,不是谁下一道命令说收就可以立马儿收回来的。列在央行报表上的广义货币,数目大得惊人,但走进现实里看,哪一块钱也都早就 “名花有主”,谁也不能随便想动就动。这就是为什么标准教科书上的“货币政策”,来来回回就是央行买进卖出债券、调高调低利率那一套。连“法定储备金率”这样看似央行行长可以言出法随,令行禁止的事儿,受严格程序的约束不算,还要记在央行负债栏目下,提醒各位当事人那是央行欠着商业银行的钱。

搞市场经济就是这般婆婆妈妈的,干脆利落不得。在这种环境里,计划时代“一下子收回”大量流通中的货币、从而很快平稳市场物价的老经验,还有用武之地吗?我的回答,政府对待非政府的经济主体,无论居民家庭还是各类企业,不应该、也不可能靠直接下行政命令。举凡消费、储蓄、投资,是民间财产权利范畴内的行为,政府要保护,才能给经济增长添加源源不断的动力。乱发行政命令横加干预,有侵权之嫌,会破坏市场中人的预期,引发行为紊乱,对经济不利。像现在这样,政府开个会发个文件,说限价就限价,说限购就限购,恐怕还都是转型时期的急就章。再过些时日,居民和企业会不会还如此给面子买账,有待观察就是了。所以在政府对待非政府拥有经济的范围内,下道行政命令就回笼票子的老法子,早晚去如黄鹤,没有用武之地的。

但是,在政府对政府的场合,直接的行政指令和严明的财政纪律,可以、也应该派上大用场。这倒不是说不要人民约束政府,或者不要人民经由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来约束各级政府。都要的,只不过一下子还做不到。靠市场竞争能约束政府吗?论者不少,我尚存疑,因为看不到可靠的证据。于是,麻烦就来了:民主和市场都不能有效管束政府,谁来管束?看来看去,比较现实的还只好靠政府管政府。春节后铁道部长刘志军被撤职调查的新闻,就不是铁道部几百万员工和几亿铁路乘客管得了的。能管住中国铁老大一把手的,非比他还大的官不可。

货币问题是一样的。当今流淌在财政预算内和预算外的银子,数目巨大;在形形色色政企不分、政资不分机构里滚动的银子,数目也巨大。对这类性质资金的实际用途和来往流向,老百姓管不了,人代会管不了,市场管不了,舆论管不了,怕也不能指望货币政策就完全管得了。还可以指望的,就是对政府行为做出政治决定和下达行政命令,以财政纪律硬性削减政府开支,特别要把那些老百姓早就民意滔滔的公车公差之类的费用,以及那些“豪华建设项目”,着实砍下一块来。历史经验说,那样才能有效实现货币回笼,从速抑制通胀。  

话题:



0

推荐

周其仁

周其仁

229篇文章 1次访问 82天前更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