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10月18日 15:50

网约车地方新政规定户籍应说明原因

我的看法始终未改变,如果是城市的事务,应该由城市做决定。现代化分工很多事情越来越细致。正如魔鬼在细节当中,也可能天使也在当中。地方出台了这么多法规,好像“魔鬼”还是不少。
 
我的看法有一些新的变化,主要变化是:地方事务在地方处理的时候,还是遵循一些统一的规则。各行各业都有很特别的地方,各地的交通状况方方面面都不一样,这是正确的。比如说街上看到的核心价值观,自由、平等、民主、公正和和善,这是不好违反的。这次各地出台的公开征求意见,有些城市比较好,如成都就不错,还有一些地方也没有做太死的规定。
 
我此前写过一篇短文章,提出一个问题......
阅读全文>>
2016年10月12日 14:07

一个中国案例带你走近诺奖新主哈特的“不完全契约”

本文写于1997年,是基于浙江乡镇企业横店集团产权关系的一个实例分析。通过这项研究,我了解到填写在“企业所有权性质”栏目里的信息并不能反映真实的产权关系。在同样的“公有制”名称下,私人人力资产——我主要考察的是企业家人力资产——的实际产权状态可能完全不同。我观察到的“横店模式”——连他的创办人都愿意称之为“社团所有制”——其实已经是由企业家个人,而不再是由社区政府控制的公司了。企业家个人获得了公司控制权,但并不分享相应的剩余索取权——这种特别的企业制度提供了一种我称之为“控制权回报”的激励机制。......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26日 09:28

科技创新就要“高浓度、高密度”

科技创新就要“高浓度、高密度”

此次积木式创新游学,除了洛杉矶外,我们主要去了美国两个城市:旧金山和波士顿。两个城市面积可以忽略不计,占美国国土面积的百分之零点几。硅谷不是一个行政区划,是一个俗称,它的面积就跟北京中关村一样难以说清。这是非常小的两块。这就叫“美国深度考察”了?主要就去了两个地方,那么多地方都没有去,是不是有忽悠的成分?我的认识就从这里来。我的看法是:这两个地方很小,但可看的东西很多。

我们现在看硅谷,公司、投资机构、中介组织、老师、同学、实验室,在不大的空间内密密麻麻地堆积在一起,这是一个特征。它的内核就是一所大学,它早期不被人看重;而现在,斯坦福大学如日中天,经过一个多世纪成为......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15日 12:01

网约车四年评

网约车早在 2012年就出现在北京和杭州,到此次国家七部委出台《管理暂行办法》,已发展了四个年头。我认为这个过程有两点值得肯定:一是网约车跑到街上在先,出台管理规范在后;二是在争议四起的环境里,广泛听取、吸收各方意见,在各相关利益方参与下形成政府管理办法。

第一点特别值得肯定。倒回去想,当网约车于 2010年出现在旧金山、次年出现在巴黎之后,要是有人也想在中国搞同类服务,如果选另外一条路径,如申请主管部门组织专家论证、批准开办申请,或仅在舆论上呼吁中国也要网约车,那么,同样花四年时间,会不会有今天这么一部承认网约车并加以规范的管理办法?不好说一定不会有,但可能性应该近乎于零。

好......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4日 09:28

政商关系问题上企业家是有选择的

4月26日,《“新型政商关系报告”——给企业家的七点建议》(下称《报告》)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朗润园正式发布。《报告》由一线财经、时政和法治新闻从业者合作完成。《报告》课题组基于2012年以来80多项政商关系案例一手资料和深度访谈,面向企业家提出构建政商关系的建议。在发布会上,作为报告顾问之一的周其仁教授就新型政商关系的讨论做了点评发言,以下是其发言主要内容: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31日 14:57

降低体制成本是增强竞争力的关键

我们通常会把降成本看作是企业的工作,看作是企业、家庭、个人这些微观主体应该行使的事情,这个是有道理的,因为在竞争压力下,如果微观主体很好的管理成本,就有有利于应对经济的困难,就能够增长竞争力,就能够增加利润,也就增加未来发展的资本。但是中国的经验也告诉我们,仅仅靠企业、家庭、个人来降成本,是不可能完全做到的。因为在经济活动当中有一类成本仅靠微观主体的努力,是不足以显著降下来,应对现在的经济局面。这件事情为什么很重要呢?中国经济说的再多,中国经济今天在全球立足是靠它的比较成本优势,我们的独到性的东西,创新的东西,未来很有希望。但是现在中国经济在全球立足主要靠比较成本优势,限于我有限的理解、观......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20日 09:41

为什么中国的体制改起来特别难?

为什么中国的体制改起来特别难?

不久前我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讲起改革来还是颇为沉重?再进一步问,为什么我们这个体制,改起来那么难?这里有不少感慨。不是吗?中国这个要改革的体制,从1952年国民经济开始恢复,到1978年,总共也不过就是26年。其实在1958年之前,很多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元素还在,农民要入的是基于土改而成的劳动者私产的合作社,在理论上还可以退社。农户自留地的面积蛮大的,此外尚没有搞政社合一,没有城乡户籍控制,也没有从这个产业到那个产业,这不准、那不准的那一套。

换句话说,权力高度集中的计划命令体制,应该是在1958年到1978年期间形成的。总计20年时间,搞成了那么一套管得死死的体制。可是要改这套体......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23日 09:30

改革土地制度 促进城乡协调

改革土地制度 促进城乡协调
摘要: 我国农村建设用地不具有可交易性。不少专家认为这种不可交易性对农村稳定非常重要。但也要看到,恰恰是这种不可交易性妨......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1日 14:30

聚集创新元素的浓度

自从踏上被称为“创新的国度”的以色列土地,我们可观察到的创新似乎没有那么多。以色列的机场服务、大巴司机的开车方式跟中国的有什么不同?耶路撒冷老城收门票的跟中国的有什么不一样?特拉维夫老城的商贩呢?还有咱们吃饭的餐厅、下榻的旅店?异国情调有一点,但怎么看还是很相似。事实上,从绝大多数可感知、可体验的人和事来看,并没什么新,人们日常应用的多数技术也没什么比我们那里高明多少。在这个意义上,《创新的国度......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07日 10:08

中国经济不缺“动力”,关键是克服“摩擦力”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3日 09:29

对移动互联出租车应给予包容性管制

对移动互联出租车应给予包容性管制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2日 09:30

空城不是好政绩 要让城市骨架上长肉

这些年做了一些政策研究有一些看法。过去十几年我们城市有很大的进展,无论是人口的战略,城市的比例,还是城市规模的建设扩大,都是令人瞩目的,对这个变化有很多人点赞,也有很多人吐槽。我的看法是点赞有点赞的道理,批评也有批评的一些根据。无论是点赞还是吐槽,都是我们今后城市发展的基础。无论是好是坏城市已经做成这样。

未来,我的看法是,五年之内可能跟过去的十年城市化要有一些不同,要有一个转变。用“转型&......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6日 10:15

要在低潮的时候布未来的局

过去,中国享受了全球化带来的经济高速增长,今天虽然遇到了经济高位下行的新常态,但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逆转,中国难得的、把经济搞起来的战略机遇期没有消失,因为“两个海平面还没有拉平”。冬天是投资的好时候,更应该调整心态,为未来布局。

这是周其仁老师在2014(第二届)弘毅论坛(2014年10月)上的核心观点。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09:24

中国经济未来5年的4大支点

本文为12月20日经济学家周其仁在“联想之星WILL大会”上的演讲:

2008年以后,中国的经济为什么下来?原因概括地讲就是,原先的增长方式很难维持下去了。首先是速度,一个大国,多年来连续保持平均14%的增长,这是二战之后世界范围内......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4日 09:48

幸亏国家没有包揽一切

现在的经济下行是高位下行,而在高位的时候,人们的普遍心理就是会把未来看得更好。但现在,很多行业和企业在总结教训的时候,都会认为:当年太不够谨慎了!

无论我怎么解释“新常态”,它跟在座各位有什么关系吗?这30年来,有哪一个词能让你们在听过之后,就决定自己的行为吗?根据我对浙商的理解,......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9日 09:24

在1979年读顾准

一本旧杂志,二十几年来搬家多少次,从来舍不得处理。这就是《中国社会科学》创刊的第1期。不过,这不是于1980年1月10日正式出版的那本第1期,而是内里注明“1979年10月6日付印”、封面左上角印有“样本”字样的第1期。当时听说此“样本”只印了200份,送各方审查和听取意见。当年的一位朋友为我搞到了一本,阅读的时候,应该是1979年年底。

“样......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1日 09:50

中国经济长期发展:问题与挑战

11月7日,在阿拉善SEE公益机构年会上,周其仁所作的题为《中国经济长期发展:问题与挑战》的主题演讲:

第一个问题:中国经济发展难度变大了,但机会也很大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4日 11:02

改革为什么那么难

改革为什么那么难

“半拉子改革”是中国20年改革中值得玩味的现象。

1988年宪法修正案,所修订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土地的所有权不得买卖、租赁、转让,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这一句话打开了中国的土地市场化之门。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9日 17:20

周其仁:让相对价格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要趋利避祸,开门见山第一件事,是让相对价格发挥更大的作用

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之下,中国要趋利避祸,开门见山第一件事,是让相对价格发挥更大的作用。“相对价格”无处不在:汇率是不同货币之间的相对价格,利率是当期消费与未来消费(投资)之间的相对价格;万般商品服务,互相总有个比价——麦子的市价值多少化肥?少喝几公升牛奶可买一个豆浆机?大都市一亩土地之价,还等于一万亩农民的宅基地吗?这些都是比价,也就是相对价格。全球经济大调整在即,缺乏灵活的相对价格指引,“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太危险了。

或有读者问,举世都喊......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3日 08:23

打通城乡合法土地交易不可阻挡

成渝两地出现的农村土地交易所,最重要的含义是为农村土地交易提供了一个合法架构。讲过了,事实上存在的农地流转以及农房连带宅基地的转手,向来就有,就连“割资本主义尾巴”最高潮的文革时期也没有完全杜绝过。但是,合法的、跨村跨镇甚至跨县的、公开竞价的农村土地交易,的确在成渝首创。

偶然因素少不了。不过依我的观察,打通城乡、合法的土地交易终究不可阻挡。根本的动力机制有两个:其一是产品市场化终究要导向要素市场化,其中也包括土地要素的市场化;其二,政府有权买卖国有土地,终究会导向农民也有权买卖农村集体土地。这里“终究不可阻挡”的意思,......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