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7月23日 09:30

改革土地制度 促进城乡协调

改革土地制度 促进城乡协调
摘要: 我国农村建设用地不具有可交易性。不少专家认为这种不可交易性对农村稳定非常重要。但也要看到,恰恰是这种不可交易性妨......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1日 14:30

聚集创新元素的浓度

自从踏上被称为“创新的国度”的以色列土地,我们可观察到的创新似乎没有那么多。以色列的机场服务、大巴司机的开车方式跟中国的有什么不同?耶路撒冷老城收门票的跟中国的有什么不一样?特拉维夫老城的商贩呢?还有咱们吃饭的餐厅、下榻的旅店?异国情调有一点,但怎么看还是很相似。事实上,从绝大多数可感知、可体验的人和事来看,并没什么新,人们日常应用的多数技术也没什么比我们那里高明多少。在这个意义上,《创新的国度......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07日 10:08

中国经济不缺“动力”,关键是克服“摩擦力”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3日 09:29

对移动互联出租车应给予包容性管制

对移动互联出租车应给予包容性管制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2日 09:30

空城不是好政绩 要让城市骨架上长肉

这些年做了一些政策研究有一些看法。过去十几年我们城市有很大的进展,无论是人口的战略,城市的比例,还是城市规模的建设扩大,都是令人瞩目的,对这个变化有很多人点赞,也有很多人吐槽。我的看法是点赞有点赞的道理,批评也有批评的一些根据。无论是点赞还是吐槽,都是我们今后城市发展的基础。无论是好是坏城市已经做成这样。

未来,我的看法是,五年之内可能跟过去的十年城市化要有一些不同,要有一个转变。用“转型&......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06日 10:15

要在低潮的时候布未来的局

过去,中国享受了全球化带来的经济高速增长,今天虽然遇到了经济高位下行的新常态,但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逆转,中国难得的、把经济搞起来的战略机遇期没有消失,因为“两个海平面还没有拉平”。冬天是投资的好时候,更应该调整心态,为未来布局。

这是周其仁老师在2014(第二届)弘毅论坛(2014年10月)上的核心观点。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09:24

中国经济未来5年的4大支点

本文为12月20日经济学家周其仁在“联想之星WILL大会”上的演讲:

2008年以后,中国的经济为什么下来?原因概括地讲就是,原先的增长方式很难维持下去了。首先是速度,一个大国,多年来连续保持平均14%的增长,这是二战之后世界范围内......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4日 09:48

幸亏国家没有包揽一切

现在的经济下行是高位下行,而在高位的时候,人们的普遍心理就是会把未来看得更好。但现在,很多行业和企业在总结教训的时候,都会认为:当年太不够谨慎了!

无论我怎么解释“新常态”,它跟在座各位有什么关系吗?这30年来,有哪一个词能让你们在听过之后,就决定自己的行为吗?根据我对浙商的理解,......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9日 09:24

在1979年读顾准

一本旧杂志,二十几年来搬家多少次,从来舍不得处理。这就是《中国社会科学》创刊的第1期。不过,这不是于1980年1月10日正式出版的那本第1期,而是内里注明“1979年10月6日付印”、封面左上角印有“样本”字样的第1期。当时听说此“样本”只印了200份,送各方审查和听取意见。当年的一位朋友为我搞到了一本,阅读的时候,应该是1979年年底。

“样......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1日 09:50

中国经济长期发展:问题与挑战

11月7日,在阿拉善SEE公益机构年会上,周其仁所作的题为《中国经济长期发展:问题与挑战》的主题演讲:

第一个问题:中国经济发展难度变大了,但机会也很大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4日 11:02

改革为什么那么难

改革为什么那么难

“半拉子改革”是中国20年改革中值得玩味的现象。

1988年宪法修正案,所修订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土地的所有权不得买卖、租赁、转让,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这一句话打开了中国的土地市场化之门。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9日 17:20

周其仁:让相对价格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要趋利避祸,开门见山第一件事,是让相对价格发挥更大的作用

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之下,中国要趋利避祸,开门见山第一件事,是让相对价格发挥更大的作用。“相对价格”无处不在:汇率是不同货币之间的相对价格,利率是当期消费与未来消费(投资)之间的相对价格;万般商品服务,互相总有个比价——麦子的市价值多少化肥?少喝几公升牛奶可买一个豆浆机?大都市一亩土地之价,还等于一万亩农民的宅基地吗?这些都是比价,也就是相对价格。全球经济大调整在即,缺乏灵活的相对价格指引,“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太危险了。

或有读者问,举世都喊......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3日 08:23

打通城乡合法土地交易不可阻挡

成渝两地出现的农村土地交易所,最重要的含义是为农村土地交易提供了一个合法架构。讲过了,事实上存在的农地流转以及农房连带宅基地的转手,向来就有,就连“割资本主义尾巴”最高潮的文革时期也没有完全杜绝过。但是,合法的、跨村跨镇甚至跨县的、公开竞价的农村土地交易,的确在成渝首创。

偶然因素少不了。不过依我的观察,打通城乡、合法的土地交易终究不可阻挡。根本的动力机制有两个:其一是产品市场化终究要导向要素市场化,其中也包括土地要素的市场化;其二,政府有权买卖国有土地,终究会导向农民也有权买卖农村集体土地。这里“终究不可阻挡”的意思,......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16日 18:20

“土地交易所”破土而出

上文提到一个实例,都江堰天马镇金陵二组的村民,曾在汶川地震的灾后重建中,把土地整治中结余出来的一幅林盘地,放到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拍 卖,最后以每亩44.2万元之价,将其40年的使用权出让给成都一家有意进军养老产业的公司,一笔筹得村庄重建资本1300万元。 

石破天惊。这是行政主导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转向市场化配置农村建设用地的一个标志性事件。这里最为关键的一项制度安排,是“成都农村产权交易所”。这又是何方神圣,从哪里冒出来的呢?

......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27日 11:11

年轻人与其在国内“受煎熬”,不如出去闯一闯

中国经济增速已从2007年二季度的15%降到今年二季度7.5%,三季度增速略微回升到7.8%。虽然短期 “企稳向好”,然而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经济增速几乎减半。如何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生产能力与市场能力的平衡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经济问题。

中国经济增速继续高速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过去依靠发达国家的繁荣来拉动我国外需增长的局面已发生变化。形势变化带来两方面困局,一是“水落石出”,即经济增速放缓后,企业和地方政府要应对成本、债务、产能这三块“石头”;二是从整体结构看,我国的生产能力与市场能力不匹配的矛盾突出。

应对这些困局,一个可能的解决方向是面向新兴市场进行......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28日 10:42

城里人凭什么不能买农村的房子

从无法律禁止城里人买农民房

为什么农民种的白菜能卖给城里人,农民的房子和土地不能卖?它们一样都是农民的财产。既然是集体制,就应由集体来决定,改革第一步要抽掉国家对集体土地的控制。

南方周末:在土地改革方面,农地很可能会比城镇用地有更大的改革空间。在现实中,农地也是许多地方试点的重心,尤其是在2013年。8月,广东宅基地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允许本镇内非城镇户口之间的农房和宅基地使用权流转;9月,温州试图将农民房的买卖从村镇扩大到县域范围,因为引发舆论过度关注......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9日 08:23

周其仁:小产权房有没有放开的可能性

不是说有还是没有(产权)的问题,这个“小产权”本身是很有意思的。首先“小产权房”这个概念是有问题的,小产权是地,房不是小产权,它来自于我们国家的制度,非常有意思。全世界也没有这么一个地方,房地是分离的,全世界的房地产和物业是一体的。很有意思的是,我们搞成了地和房是分开的,起源是1961年的“人民公社六十条”。人民公社搞到吃不下饭的时候,说让农村的关系稳定,其中有一套就是不能搞太大的公社,所有要以生产为本位。

很有意思的是在里面冒出来两个东西,一个东西是生产队范围的所有土地被拿走,生产队范围内的所有的土地包括耕地、山林、宅基地、菜园子都属于生产队所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2日 08:34

周其仁:绝不要说养老靠国家 这样想将来很惨的

(在9月20日中国金融博物馆举办、搜狐财经深度合作的江湖沙龙上的讲话)

我就够老的了,我今年63,到北大63岁就要退休。我们这个政策是挺好,我的观点不要把养老完全压到政府头上去,全世界你去看,进入养老系统那些资源,是一部分,多数人不是靠那个养老的。多数人是要靠你能工作的时候,那个积累,那个投资。

这个投资包括好好锻炼身体,包括你把很老的时候还有某种生产力。还能够为社会做某种贡献,我们现在太窄了,觉得所有人,你想十三亿人将来现在这个人均寿命长得很快,现在整个全国70多岁了,这样医疗改变,现在的生活条件改变,这个寿命数还会上去的。我妈妈老跟我讲,退下来时间比工作时间......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7日 08:36

城市土地70年产权到期后怎么办

城市土地70年产权到期后怎么办?这是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们都会关心,这反映中国改革的特点:急就章。是渐进改革、危机改革。危机过不去了,上火了,就急改一把。

历史地看,70年不变比没有70年好多了,因为当时1987年以前的法律大家可以去看,土地不准买卖不准租赁严格到刑法伺候,没有办法怎么办?多少年来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土地不能交易,交易就会两极分化,有人无立锥之地了。建国以后,法律、意识形态、人们的观念就是土地不能作为商品,可现实情况是外资台商进来了,都盖上厂房了,怎么解这个扣?

幸亏开放了,看其它国家是怎么处理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03日 14:45

科斯的中国影响力

科斯不懂中文,也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他还像苏格兰的伟大学者休谟(DavidHume)一样,天生具有“人贵述己而不自诩”的格调,既不容他人吹捧,更不会自吹自擂。正因为这样,“科斯的中国影响力”就成为一个在庆贺科斯教授百岁生日时,值得我们大家来加以讨论的问题。

我认为,科斯的影响力,首先来自科斯经济学(CoaseanEconomics)的内容。我们都知道,科斯对经济学的主要贡献,是将交易费用引入了经济学分析。诚如他本人所言,这固然算不上经济学高深理论方面的“创新”,却“引起经济学理论——至少是价格理论或微观经济学结构的彻底变革”(科斯......

阅读全文>>